蚂蚁彩票平台 pk10 pk10开奖 pk10 pk10开奖 pk10
当前位置: 首页 资讯 正文

墨毒枭接受好莱坞影星专访 当局据此将其抓获

西恩-潘与古斯曼

  南都讯 美国《滚石》杂志9日晚披露,墨西哥头号大毒枭古斯曼去年7月逃狱后,在10月接受了美国著名影星西恩·潘长达7小时的访问,还录制视频回答西恩·潘的问题。《滚石》网站刊出了西恩·潘亲自采访、撰写的文章。

  西恩·潘是接受《滚石》邀请,以无偿的方式访问古斯曼。西恩·潘通过好友、相当欣赏古斯曼的墨西哥影视剧女明星凯特·德尔卡斯蒂略牵线,才见到古斯曼本人。

  去年10月,在某个山顶上的丛林空地,西恩·潘、凯特·德尔卡斯蒂略和古斯曼一起共进晚餐。当时有100多人在侧保护古斯曼。

  西恩·潘说,古斯曼不会说英语,他通过翻译和古斯曼长谈7小时,从古斯曼是否吸毒,到美国总统参选人特朗普现象,天南地北,无所不谈。

  但 墨西哥警方在这次会面之后赶到当地,展开一连串攻击和枪战,但古斯曼最终还是逃脱了。在逃亡期间,古斯曼用黑莓手机聊天软件,继续与西恩·潘保持联系。最后,古斯曼还录了一段17分钟长的视频,回答了西恩·潘的问题,然后透过中间人将影片交给女明星凯特·德尔卡斯蒂略。

  这是古斯曼几十年来首次接受访问。

  古斯曼的贩毒组织走私价值好几十亿美元的毒品到美国,被认为是上千名美国人因毒瘾和帮派暴力死亡的祸首。

  他言谈中并无悔过之意:“我提供海洛因、可卡因、脱氧麻黄碱、大麻,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多。我拥有成队的潜水艇、飞机、卡车和船。”

  尽管古斯曼的10亿美元个人资产沾满了鲜血,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暴力的人。

  他直白地承认自己操纵着一个毒品帝国。1993年他被捕时,则否认自己参与毒品交易,“我只是个农民”。

  当西恩·潘问到关于毒品对人毁灭性的影响时,古斯曼说毒品的毁灭性是事实,但他表示,当年他除了贩毒以外没有其他生存的办法。古斯曼年轻时曾碰过毒品,但至少已经有20年没有吸毒了。

  西恩·潘本人说,他认同古斯曼的部分观点,认为美国消费者的责任难辞其咎,并且道出他的疑问:美国大众难道就没有共谋将古斯曼妖魔化?

  西恩·潘在《滚石》撰文谈起这次访谈,称赞古斯曼“毋庸置疑的领袖魅力”和他的衣着。西恩·潘说,古斯曼穿着“休闲的丝衬衫,黑色的牛仔裤熨烫平整”,“以一个在逃的人来说,衣着入时让人印象深刻,身体也很健康”。

  西恩·潘说:“7小时访谈中,我只有一瞬间看到他没有了笑容。许多人说他恶名昭彰,但他毋庸置疑颇具领袖魅力。”

  美联社9日引述墨西哥官员的话报道,墨西哥当局根据这篇专访的线索,查到古斯曼躲藏在杜兰戈州,但因古斯曼当时和两名女性以及小孩在一起而放弃突袭,不过, 正是因为这篇专访,当局这几个月得以继续跟踪古斯曼,掌握他的行踪。1月8日终于将古斯曼缉捕到案。美国计划尽早将古斯曼引渡到美国受审,最快可能在6月 16日。

  1993年,古斯曼在危地马拉落网后被遣送至墨西哥,2001年从墨西哥哈利斯科州“大桥”联邦监狱越狱。2014年2月,古斯曼在墨西哥海军和美国缉毒局的联合行动中被抓获。2015年7月12日凌晨,古斯曼再次从墨西哥的“高原”联邦监狱逃脱。

  独家专访

  古斯曼:我是个不愿意惹麻烦的人

  在视频开头,古斯曼首先声明:“我要明确表示,这次采访仅供凯特·德尔卡斯蒂略小姐和西恩·潘先生独家使用。”

  西恩·潘表示:“没入镜的一名摄影师负责提问,我发给古斯曼的许多问题,他照本宣科提问了很少几个,改口转述了一些,软化了许多尖锐问题,剩下的省略不提。”

  以下为采访的节选:

  你的童年是什么样的?

  我6岁起就记得,我的父母,来自一个很卑微的家庭,非常贫穷。我记得妈妈做面包来养家,我负责卖面包,我还卖橘子、软饮料、糖果。妈妈是个很勤劳的人,干很多活。我们还种谷物、豆类。我还帮祖母看牛和伐木。

  你怎么卷入毒品生意的?

  我在巴迪拉瓜托地区的一个牧场长大,从我15岁起直到今天,那里都没有什么工作机会。赚钱买食物、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,就是种植罂粟、大麻。从那个年纪起,我就开始种植、收获、出售毒品。这就是我能告诉你的。

  你怎么离开那里的?一切是如何扩大的?

  我18岁离开了我家的牧场,先去了库利亚坎(墨西哥锡那罗亚州首府),然后是瓜达拉哈拉(墨西哥第二大城市)。直到今天我都不忘回牧场看看,因为我的妈妈,感谢上帝,她还活着,还住在牧场里。事情就是这样。

  从那时到现在,你的家庭生活有什么变化吗?

  很好———我的孩子,我的兄弟,我的侄子。我们都相处得很好,很正常。一切很好。

  现在你重获自由了,对你有何影响?

  嗯,说到自由,当然开心,因为自由真的很美妙。至于压力,对我来说很正常,我在某些城市小心行事已经好几年了。不,我不觉得这会损害我的健康和心智。我感觉很好。

  毒品毁灭人类、造成伤害,你认同这种说法吗?

  毒品有毁灭性,这是一个现实。不幸的是,就像我说的,在我成长的地方,没有其他生存下去的办法,也没有正当的工作让你谋生,以前没有,现在还是没有。

  你应当为全球毒品高度成瘾负责,你认为这种说法正确吗?

  不,这是错误的。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,毒品成瘾也并不会因此减少。

  你被关进监狱时,你的毒品生意还在增长和扩大吗?

  据我所知,一切都是老样子。既没减少,也没增加。

  与此有关的暴力事件呢?

  在某种程度上,有些人本来就有问题,有人嫉妒,有人有反对其他人的证据。这就是暴力的起源。

 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暴力的人吗?

  不,先生。

  你有暴力倾向,还是逼不得已才使用暴力?

  你看,我所做的就是自卫,仅此而已。我会挑衅生事吗?从来没有。

  你对墨西哥的局势怎么看?墨西哥的前景如何?

  贩毒已经成为一种世代沿袭的文化。不仅在墨西哥,世界各地都是如此。

  你认为你的活动、你的组织,形成一个大集团吗?

  不,先生,根本不是。因为从事这些活动的人并不取决于我。

  从你入行到今天,这个行业有什么变化?

  有很大的不同。现在出现了很多毒品,以前我们只知道大麻和罂粟。

  现在的人与以前又有什么不同呢?

  有很大的不同。现在,日复一日,村庄越来越大,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多,也有很多不同的思维方式。

  毒品行业前景如何?你认为它会消失,还是会壮大?

  不,它不会消失,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多,这永远都不会消失。

  你认为中东的恐怖主义活动,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毒品走私的未来吗?

  不会,先生。它没有任何影响。

  你知道哥伦比亚大毒枭埃斯科瓦尔的结局(身家约合人民币1751亿元。1993年,埃斯科瓦尔在逃避搜捕时被警方击毙),你怎么设想自己在这一行的结局?

 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会死。我希望能得善终。

  美国政府认为,墨西哥政府不希望逮捕你,而是想杀掉你。你怎么看?

  不,我认为,如果他们能找到我,当然会逮捕我。

  关于你的活动,你认为对墨西哥有什么影响?是不是实质性的影响?

  根本没有。

  为什么?

  因为贩毒并不取决于一个人,而要取决于很多人。

  你认为应该归咎于谁?是贩卖毒品的人,还是吸毒的人?毒品生产、销售和消费之间的关系是什么?

  没有消费,就没有销售。毒品消费确实日复一日增加,所以毒品销量也不断上升。

  我们会听到有人讲,鳄梨、酸橙吃了对人体有益,但从没听过任何人宣传毒品。你有没有做过什么事去诱导公众消费更多的毒品?

  完全没有。这太招摇了。

  你有什么梦想吗?你会去梦想吗?

  正常的一切。每天都梦想?那倒不会。

  对你的生活有什么梦想和希望?

  在上帝赐我的有生之年,我想和家人在一起。

  如果你能改变这个世界,你会去做吗?

  对我来说,我对现状很满意。

  你和妈妈的关系如何?

  我的关系吗?完美。很好。

  是尊重的关系吗?

  是的,尊重、亲情和爱。

  你如何看待你的儿子和女儿的未来?

  很好。他们过得很好。非常紧密的家庭。

  你的生活怎么样?你越狱后,生活有什么变化?是怎么过的?

  幸福极了———因为我重获自由。

  你本人吸毒吗?

  不,先生。许多年前,我确实尝试过。瘾君子?我不是。

  到底是多久以前?

  过去20年里,我没有使用过任何毒品。

  你是否担心越狱会让你的家人有危险?

  是的,先生。

  拿你最近的一次越狱来说,你是否会为追求自由不惜任何代价、不惜牺牲任何人?

  我从来不想伤害任何人。我所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祷,然后事情解决了。一切都很完美。我自由了,感谢上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你两次越狱,都没有使用暴力。

  于我,事情没必要发展到那一步。在其他情况下,事情可能会不同,但在这件事上我们没有使用任何暴力。

  考虑到关于你的文章、电视节目及民间对你的评论,你想对墨西哥人说些什么?

  因为有些人认识我,有些人不认识我,对我毁誉参半是很正常的。那些不认识我的人,可以有自己的疑虑,比如我是不是一个好人。

  假设你不是古斯曼,而是世界上最了解古斯曼的一个人,你将如何定义自己?

  假如我是了解古斯曼并尊重他的人,从我的观点来看,这是一个不愿意惹麻烦的人,不愿意以任何方式惹麻烦。

 
友情链接:快3网  快三平台  快三  快3彩票网  快3权威投注  线上快三投注平台  快3投注平台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